济南

中介捆绑网贷 交租变贷款

         说起在北京租房遇到“黑中介”的经历,曾有网友戏称“如果没被骗过,都不算在北京混过”。为规范租房中介市场,北京市住建委等部门一直严厉打击扰乱租赁市场、损害群众利益行为,对涉及未备案、克扣押金租金等违法违规行为的中介公司,已多批次查处曝光,而在今年4月,就相继公布了两批、共45家“黑中介”名单。

  近日,新京报记者根据网友投诉调查发现,部分租房中介公司除了存在上述常见的乱象外,又借助新兴的网贷平台,在隐瞒网贷事实的情况下,以“押一付一”诱导租户办理平台缴租,实现全年租金套现,而“被贷款”的租户不仅要面临中介卷款跑路的风险,还有可能因为贷款逾期影响个人征信。

  “押一付一”变贷款分期

  单一个卧室就动辄数千元的月租金,对很多手头并不宽裕的“北漂”而言,占据了开支的大部分。

  去年刚大学毕业的沈建(化名),应聘进了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。他供职的公司在亦庄,为了上班方便,他通过一家名为“和睦地产”的中介公司在亦庄区域内找合租房。

  去年11月,沈建看中了一间面积20平米的主卧。签合同前,中介告诉他有两种付款方式,一是通过合作平台缴租“押一付一”,二是常规的“押一付三”。

  “押一付三”,这让刚工作的他压力很大,而在房租付款平台的“押一付一”,?对于手头并不宽裕的沈建来说,自然最划算。

  沈建选择了在平台分期付款,并按照中介的要求,“按必要手续”在其提供的缴费平台“惠人贷”上持身份证拍照、提交银行卡信息。

  “中介没说这实际上是贷款,只说在平台上按照流程走一下就行。”沈建说,当时他付给了中介一个月押金和一个月房租,之后登录“惠人贷”付第二个月房租时发现,他在该平台上已贷款22000元,这正是余下未交的十一期房租。

  “我当时还真以为是他们公司自己弄的软件,为了方便租户缴房租。”沈建表示,之后他多方打探得知,中介之所以向租户推荐网贷平台缴费,是因为可通过让租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贷款,套现获取剩余房租,而租户则每月向平台还贷。“惠人贷”客服人员还告诉沈建,一旦逾期15天没及时还款,将会影响个人信用以及征信。

  去年12月,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找到沈建称,“和睦地产已被昊园恒业收购,需要签订新合同。”沈建回忆,当时工作人员要求他重新签订一份新合同,并使用一款名叫“元宝e家”的贷款平台进行缴费。

  “当时中介说要先绑定‘元宝e家’平台,再解除之前‘惠人贷’的租房贷款。”沈建担心中介不能依照承诺给他解除“惠人贷”的贷款,便拒绝了。

  一来二去,沈建萌生了退房的想法。中介告诉他,退房手续办理成功后,将在20个工作日之内解除“惠人贷”平台上的贷款。

  17天后,中介终于帮沈建解除了贷款,但早已过了贷款平台最迟还款日期。

  沈建在“惠人贷”平台上分期详情显示,四月份的账单为“逾期”。

  被轰走无房可住仍得还贷

  虽然还没查到这次逾期是否会录入个人征信记录,但沈建决定,再租房肯定不用所谓的分期付平台。

  沈建的遭遇并非个例,陆秦(化名)也因为采用“平台缴费”,导致自己陷入无房可住却还得按期还贷的困境。

  陆秦试用期工资只有5800元,租房时,中介告诉陆秦,需要“押一付三”,即一次性缴纳4个月的房租近万元。在找房过程中,陆秦接触到了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,该公司一名中介告诉陆秦,“使用元宝e家平台交房款可以押一付一,可以极大减轻你的房款压力”。

  陆秦签约后,每月如期还款。但今年2月底的一天,房东突然来到陆秦住处,称昊园恒业未付清房款,他不打算再将房子交给这家公司代理,并让陆秦重新找房,赶紧搬走。

  面临无房可住的陆秦来到中介公司“找说法”,才知道“押一付一”实际是分期贷款。他随即要求中介返还押金和剩余房费,并消除在“元宝e家”的贷款记录。

 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陆秦,1至30个工作日便可返还,“但必须先搬出屋后才能商量”。

  “上网搜索昊园恒业,发现他们信誉很不好。”陆秦担心,如果先行搬出房屋,中介公司又拖欠房款,找新房时面对“押一付三”的房款开支,自己会无力承担,“我真怕没地儿住,流落街头。”

  此外,该工作人员称,按照还款约定,退房可以,但得先把下月房租还清,否则视陆秦违约。

  打开“元宝e家”平台查看,陆秦发现,仍有15000余元的房款未还清,但他只能按中介要求先还款,“我还期望以后能贷款在老家买房子。如果我没按时还款,影响个人征信,以后不能贷款,实在是得不偿失”。

  今年4月,中介公司为陆秦出具了退房协议,并且表示会把陆秦多交的钱退还给他,但截至4月28日,陆秦接受记者采访时,尚未拿到中介的退款。


更多>>新房团购
十大最受关注视频
网友参与评论
 
条评论
表情
点击加载更多
返回顶部